牛津大学人口老龄化研讨所所长:我们正面对人口“完美风暴”

  【举世 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】“‘人口定时炸弹’滴答作响。”年初,德国统计部门公布称,2018年德国人口再立异 高,达到约8300万人,但出生人口少于死亡人口,靠着移民涌入才完成 人口增加 ;同一时间,俄罗斯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称,上一年 其人口呈现 10年来初度 下降的状况 ,减少了8.7万人;在匈牙利,政府宣布生育4个或更多孩子的女性可以终身免缴个人所得税……从世界规模 看,生育率低、老龄化严峻 等人口问题成为越来越多国家的大烦恼,包括中国。那么,该怎么看待当下的人口危机?主要国家采纳 的应对之策是否稳妥 ?《举世 时报》记者就此专访了牛津大学人口老龄化研讨 所所长乔治·利森,该所被认为是欧洲乃至全球在人口学领域抢先 的研讨 机构。

  “孩子成为‘消费品’”的观念 早已有之——

  虽充满争议,却反映出社会现实

  举世 时报:能否简略 概括一下当今世界面对 的人口问题现状,特别是主要工业国家的状况 ?

  乔治·利森:全球现在 面对的人口问题主要仍是 老龄化。全球人口总量并没有显著下降,但老龄化社会却在越来越多国家呈现 。主要的工业国家面对 相同 的问题——国民寿命越来越长,越来越多的家庭不肯 生育更多孩子,乃至 一个孩子都不想养育。这显然给全球新生人口增加 带来压力。上述现象现已 形满足 球性趋势,新兴经济体存在相同的问题,我们不得不面对它。

  举世 时报曾经 人们常提人口越来越多与地球资源有限之间的矛盾,但近些年来,人口老化、人口减少等令不少国家头痛,确保人口数量稳步增加 成为难题。为什么会呈现 这样的变化?

  乔治·利森:我不认为上述这些真的是“问题”,它们只是人类社会开展 到今天必定 会面对 的人口开展 现象,当然,你可以说这是人类要面对的应战 。比如说,人类的寿命整体 延长,我们就不能说这是“问题”,因为这是人人乐见的开展 趋势。底子 而言,每隔10年,人类的寿命就会均匀 增加 两岁半,这将是一个漫长的开展 过程。试问谁不想活得更久、更健康呢?

  问题在于,一些国家在鼓励生育,可它们的新政并没有给民众,尤其是年青 家庭带来鼓动 ,让他们情愿 生更多孩子。在这一现象背后,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,一些国家制定的新政其实缺乏诚意和基础,所以它们多少会遭遇阻力,乃至 失败。我们有必要 找到年青 家庭不肯 养育孩子的底子 原因。

  以欧洲发达国家为例,我们要从二战之后寻找答案:战后,社会出产 速度急速提高,市场对劳动力的需求十分 大,女性因此 被社会更多吸纳,成为重要劳动力,致使 她们在劳动力市场所占比例之高前所未有。与此同时,另外一 个积极、不断开展 的趋势是,女性在教育和就业等领域要求享有和男性平等 的方位 。在这个过程中,女性开始更多地考虑究竟要不要为了养育孩子,而摈弃自己受教育及在职场开展 的机遇 。不得不说,这是令欧洲新生儿在那一时代总量减少的一个原因。很多女性和她们的伴侣觉得,养一个或两个孩子就够了,很多年青 家庭爽性 一个都不想要。

  在经济学领域,数十年前就有观念 认为,孩子将会成为一种“消费品”,就像新车、新房子、私人假期一样。不得不说,在一定时期,这是一种充满争议的观念 ,但当经济学家、人口学家争论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不想要孩子时,就不得不供认 ,这种观念 反映的是社会现实。

  我们如今看到,年青 女性在不断推后她们的生育时间。以英国为例,女性生育第一个孩子的均匀 年岁 现已 到了30岁。

  上述现象综合起来,意味着我们面对 一场“完美风暴”。家庭因成员的减少,整体 规模在缩小,而对全社会而言,白叟 越来越多、年青 人越来越少的趋势就变得不可逆转。

  其实,前述问题在新兴经济体国家更加严峻 。关于 传统工业国来说,人口老龄化、新生人口减少,是它们开展 了大约150年后才呈现 的问题,但相同 的问题并没有留给新兴经济体150年的时间来应对。一些亚洲国家,在阅历 了一代人的开展 之后,就面对 着老龄化问题。我无法预估,这一趋势会继续 多久。

  我们仍然身处“后马尔萨斯时代”——

  他的观念 有价值,但他不是先知

  举世 时报:能否谈一下英国学者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在国际上的影响力?